耐心醫生創下耳鳴治療佳績

2017年 05月 05日 溫峻裕

大林慈濟醫院耳鼻喉科的李丞永醫師,在耳鳴治療上成效顯著。4月15日晚上,李醫生應二十多位香港病人邀請,在九龍塘慈濟香港分會舉行一場人文講座分享。(攝影:曾水波)

「耳鳴是由甚麼因素引起?要用甚麼方法保養耳朵,避免聽力減弱?」會眾黃濱玲在主題為「如何診治耳鳴困擾」講座上提問問題。


臺灣大林慈濟醫院耳鼻喉科的李丞永醫師,在耳鳴治療上成效顯著。4月15日晚上,李醫生應二十多位香港病人邀請,在九龍塘慈濟香港分會舉行一場人文講座分享,有七十三名會眾和二十八名志工出席。講座主題為「如何診治耳鳴困擾」,他詳細講解了耳鳴可能的成因、症狀和治療方法。

他說,保養耳朵的方法,要留意三件事情,第一是要好好睡覺、第二,可能是因為沒有保養好耳朵。天氣冷時被風吹到耳朵,耳朵其實很怕冷的,應該把耳朵包裹住。三:去卡啦OK時聲音過大也會傷害耳朵。

耳鳴是很普遍的病症,據估計香港最少有二十萬人患有中度至嚴重耳鳴。但是當中不少成因不明,與耳鳴可能有關的病症很多,包括頭暈、弱聽、肩、頸、背痠痛等,每名病人耳鳴的成因也不同,難以對症下藥,即使看了多位醫生也未必能減輕病情。有些香港病人於是選擇到臺灣接受治療,他們在網上和經口耳相傳找到了大林慈濟醫院耳鼻喉科的李丞永醫師,他在耳鳴治療上成效顯著,而且療法有特色,受病人青睞。

有七十三名會眾和二十八名志工出席。講座主題為「如何診治耳鳴困擾」,李醫師詳細講解了耳鳴可能的成因、症狀和治療方法。〈攝影:曾水波〉

李醫師說,耳鳴患者會聽到各式各樣不同的聲音,大自然的聲音、機器的聲音甚至單純的噪音。大部份耳鳴是主觀的,只有患者聽到,旁人難以理解。即使除耳鳴外健康的病人也會受到很大的困擾。這些影響可分為六級,由難以察覺的聲音到令人無法工作、焦慮,以至有自殺傾向。

醫學界對耳鳴的理解有限,未了解相關的病理生理機制,因無法把它歸類,沒有一個明確的治療方法。能夠確定成因的耳鳴是由腫瘤、中耳炎、外耳炎或血管異常引起。可是這些是少數病例,大部份是原因不明的突發性耳鳴。理論指出的可能病因有退化、睡眠呼吸中止、胃酸逆流、耳咽管閉塞、藥物耳毒性等。而且病者可能同時有聽覺過敏,耐受力不足,容易放大耳鳴的影響。

針對以上每一個病因也有其獨特的治療方法,但對於無法經任何檢查找到病因的突發性耳鳴患者,較難以藥物或手術醫治。如果病人聽力下降或感音神經性聾伴耳鳴,則建議使用助聽器或人工耳蝸。與香港極為忙碌的醫生比較,這是他們能夠做到的極限,如果不能找到病因就無法醫治,只好讓病患出院。

「要減低耳鳴對精神的困擾,更重要的是心理上的治療,正如證嚴上人所說「醫人醫病醫心。」因此李醫師除了讓患者接受耳鳴綜合療法,例如耳鳴諮詢,指導病人適應耳鳴,或接受聲治療、服用藥物等,加快適應耳鳴之外,也耐心花時間輔導及體貼病患的心境,透過這些,李醫師治療的大部份耳鳴患者的日常生活不再受影響,醫病之間的關係比其他醫院或其他疾病的患者也更加來的緊密。

飽受耳鳴之苦的會眾劉耀倫先生,因為接受李醫師的治療而讓他解除病苦,為此他非常感恩李醫師。〈攝影:曾水波〉

飽受耳鳴之苦,幾乎想自殺的會眾劉耀倫先生因為李醫師的醫治而與李醫師成為朋友。

劉耀倫先生分享患上耳鳴已經有二年七個月了。他說當時左耳突然間有很大聲的耳鳴,連續看了幾天醫生,並且反覆檢查後發現不是鼻咽癌或腫瘤,於是就沒有繼續診症。

「但是我很辛苦啊,就像有架飛機在耳邊,轟隆隆,十分徬徨。」劉耀倫說他的耳鳴的程度是最嚴重的六級,辛苦的程度讓他幾乎想自殺。

那段期間,劉耀倫做了超過一百次針灸,刮痧,任何方法他都嘗試。也看遍澳門、珠海所有著名的醫生,看醫生次數之到發脾氣,但仍然沒有改善,醫生們只能勸他要和耳鳴這個病症和平相處。  

在一次機緣巧合下,在網上和臺灣的朋友談起耳鳴,因而認識李醫師,於是在一個月前到臺灣嘉義大林慈濟醫院接受治療。短短三天的療程,劉耀倫的耳鳴從原本的難以忍受,曾經一個月都無法工作的情況,配合打針治療,已經接近康復了,讓他感動得哭了出來。

會眾張先生帶著患有耳鳴的姐姐一起過來聽講座,希望李醫生的分享中幫到姐姐解決病苦。〈攝影:曾水波〉

現在耳鳴偶爾復發,但醫生說是正常的,症狀也沒有以前那麼嚴重,能夠入睡,真的很高興。劉耀倫說下個月會再回臺灣大林慈濟醫院覆診。

他跟大家說:「如果看了很多次醫生,花了很多錢也沒有效的話,你要相信李醫生能幫到你,他真是一個很好的醫生。」並上前與李醫師擁抱表達他的謝意。

散場時,許多會眾圍住李醫師,希望多向李醫師請益,李醫師一一耐性的為他們解答。

李醫師接受專訪時表示,治療耳鳴的確實是很困難,剛開始,也一樣會跟病患說要與它和平相處,但發現這麼說並不能解決問題,於是慢慢的花時間去了解每一位病人背後的故事,背後發生的原因。累積了經驗後,李醫師說,發覺有幾個類型,再根據這些類型,去了解他們的故事後才作治療,要好幾年才做到今天這個地步。他也高興能夠把臺灣比較特別的治療來香港分享。

耳鳴是一個十分複雜的病症,對醫生來說也是一大挑戰,把病人分門別類,按眾多可能成因逐一檢查,以對症下藥,但更重要的是從心理層面減低病人精神上的負擔,在醫生陪伴下克服困境。李醫師為病人盡了最大努力才有今天的佳績。

〈文字:溫峻裕 香港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