晨鐘薰法有法度

2017年 04月 18日 徐淑琴

原為香港分會同仁的潘翠微師姊,自費自假來到香港關懷法親,除了舉辦一場約旦之行分享會,也歡喜分享自己薰法香的心得,以及如何找到適合自己的方法,聞法反觀自性,布施人群力行。〈攝影:盧志德〉

回顧三年前,2014年2月24日,香港分會開始啟動《晨鐘起‧薰法香》。位於九龍塘的靜思堂及港島區鰂魚涌環保教育站,聚集了共八十一人,帶著恭敬的心與 上人在空中相會。

2017年,薰法香道場增至三個,每月人次共約一百多人。人數無法恆持及增長的原因:家庭因素、安全考量、苦無交通等等…。

雖然推動上遇到不少困難,香港慈濟人仍不斷地努力宣導、鼓勵及帶動。

3月25日,原為香港分會同仁的潘翠微師姊,自費自假來到香港關懷法親,除了舉辦一場約旦之行分享會,也歡喜分享自己薰法香的心得,以及如何找到適合自己的方法,聞法反觀自性,布施人群力行。

為了帶動及鼓勵香港法親一起日日精進,前半段翠微師姊分享了個人聞法心得,後半段安排各協力組圍成小圈圈,分組討論如何在社區加強帶動薰法香,如何克服現實上遇到的困難,集思廣益。

大家分組討論,集思廣益,找出克服的方法,加強薰法香的帶動。〈攝影:盧志德〉

翠微師姊坦言在香港的時候,「以為」每天固定收看《人間菩提》就已足夠,但其實根本沒有將法入心。四年前剛到精舍時,看到身邊的人都那樣的優秀,心裏很是著急。一次上人慈示,修行愈是急,就如往地面丟球,越用力,球彈得越高。應該要把球丟到柔軟的棉被上,就會穩穩地留住。

翠微師姊因而體會到,越心急,也只是蜻蜓點水,甚麼都沒留下,唯有重重的吸收,法才能長留心底。從此之後,他開始嘗試把焦急的心靜下來。

剛開始薰法香,總是會昏沉。為了克服打瞌睡,翠微用聽寫的方式抄寫筆記,聽到甚麼寫甚麼,但是效果不彰。後來她發現只要用心聽,記住對自己受用的一偈一句,就可受用無窮。

有一次聽到「惡來善往」四個字,特別攝心,把它深深地記在心裡。至今每當碰到不好的境界,她都用這四字提醒自己。

雖然日日不斷地薰習,但翠微師姊仍不知道如何可以將佛法落實在生活中。一次曬衣服,聽見曬衣夾飛走的聲音,心裏很驚訝:自己只是輕輕地甩衣服,為什麼曬衣夾會飛走呢?她因而體悟到「有時候自己不經意的一句話或行為,是不是就讓別人受傷或離開呢?」在那個當下,她知道自己找到了方法。

新界東馮少群師姊說感恩大家的成就,就在婆婆往生的時候,師兄、師姊前往助念,那一次讓她的先生深受感動。後來少群師姊提出,希望一星期參加兩天薰法香,先生得知志工們有共乘的安排,於是點頭答應。〈攝影:盧志德〉

她以細心觀察日常生活食衣住行的點點滴滴舉例:
長短不一的枝椏讓她聯想到每個人根器的不同,聞法吸收的不同。而透過佛法修剪每個人的習氣,這個團體是很美,也可以發揮最大的力量。

一次早餐桌上多了一碟小菜,也讓她體會到不能只專注當下,還要宏觀天下,多留意慈濟的脈動。

翠微師姊嘗試過用不同的方法聞法,期盼找到適合自己的。現在她在主堂現場聆聽晨語開示,耳聞法音,經思考、消化後,以七言寫成筆記。

也和香港法親分享最近的新體會:

所謂「承擔」就是「甘願面對入群修行的無相布施、不捨不棄,而非實相的爭名奪利,煩惱上心。」
「行願、願行」-甘「願」行在人間,朝著成佛的道路;在「行」的過程中,甘願去除習氣。

翠微師姊很珍惜薰法香的時間,因為從中獲得很多。也期待有更多的法親把握每天與 上人同處一室的累世因緣。

李淑玲師姊是港島區八位固定薰法香的成員之一。她在小組分享時提到,為什麼大家會有這個動力堅持下去呢?她認為如果她缺席,另外一個也跟著不出現,這樣又少了一位,那種凝聚力就沒有了,所以她堅持自己一定不能缺席。〈攝影:盧志德〉

翠微師姊拋磚引玉,簡單扼要地分享自己的聞法心得及方法,期待香港法親能夠體會上人經常開示「來不及」的心情。也希望大家法喜要多分享,傳法、說法,讓更多人知道佛法的奧妙,以及薰法香的好處。

恆持薰法香不容易,她重述新加坡志工曾分享的「薰法香八難」,再請大家分組討論,集思廣益,找出克服的方法,加強薰法香的帶動。

新界東馮少群師姐分享,一直都想跟大家一起薰法香,但是家人認為每天早上已經不在家,連凌晨都要出門嗎?因而不敢有任何動作。

少群師姐一直想步道有甚麼兩全其美的方法。她說感恩大家的成就,就在婆婆往生的時候,師兄、師姊前往助念,那一次讓她的先生深受感動。後來少群師姊提出,希望一星期參加兩天薰法香,先生得知志工們有共乘的安排,於是點頭答應。

梁麗君師姊慚愧自己從來都沒有參加薰法香。當初因為想到這麼早出門,只留下女兒一人在家睡覺,讓她很擔心孩子的安全。現在孩子長大了,而且新東有共乘的安排,她會嘗試看看。

慧忍師姊說,薰法香一直是讓她法喜的事情,她不會間斷,先生如果不在香港,她就會盡量回來參加。〈攝影:盧志德〉

九龍東的區素真師姊說,自香港分會在2014年開始薰法香以來,各區都有分工承擔負責連線。九東負責星期三這一天。一路以來,九龍東的志工相約共乘計程車到分會薰法香有一年之久。後來基於一些志工身體健康及其他種種原因停頓了,她為此感到愧對大家,希望在重新整合,可以安排安單、或者共乘,一起薰法香。

九龍西李慧忍師姊說,從一開始有薰法香時,她在星期一至四都會回來參加,那時候很法喜。持續了兩年,直到女兒從國外讀書回來後,有一天她先生跟她說:「我覺得你有點迷信。」她先生認為每天都已經外出做慈濟,現在連薰法香都參加,他不能接受。

對於先生的反應,慧忍師姊重重放在心上,所以她停止了薰法香。
「不過我先生現在釣到廣州去工作了。」突然冒出這一句話,讓大家笑了出來。

慧忍師姊說,薰法香一直是讓她法喜的事情,她不會間斷,先生如果不在香港,她就會盡量回來參加。

港島周亞玲師姊表示,現在大愛台每天晚上九點的《靜思晨語》節目已經是一個小時的完整版本,這個時間對她來說很方便,她就是利用這個時段來聞法。

港島區志工薰法香的地點在鰂魚涌環保教育站。張衍初師姊分享,港島區薰法香的時間原本是一星期兩天〈星期一及星期四〉。

衍初師姊感恩馮錦華及王長堅兩位負責連線的師兄長期的付出。今年〈2017年〉從二月份開始,又再增加星期三一天薰法香,因此港島區現在一星期有三天薰法香的時段。

恆持薰法香不容易,她重述新加坡志工曾分享的「薰法香八難」,再請大家分組討論,集思廣益,找出克服的方法,加強薰法香的帶動。

衍初師姊分享,港島區有八位固定成員,從不缺席。她表示,每天可以親耳恭聽 上人的開示是最理想的,但如果缺席,有些志工也會觀看《人間菩提》、《靜思晨語》,一樣是緊跟上人的腳步。衍初師姊自己並會觀看當天法親們寄出的筆記。

李淑玲師姊是港島區八位固定薰法香的成員之一。她在小組分享時提到,為什麼大家會有這個動力堅持下去呢?

她說馮錦華師兄的腳不方便,但每天仍搭凌晨三點半的通霄巴士來環保站,先將所有回收物資搬出來,騰出空間讓大家薰法香,這讓她很感動。

此外,她認為如果她缺席,另外一個也跟著不出現,這樣又少了一位,那種凝聚力就沒有了,所以她堅持自己一定不能缺席。

淑玲師姊表示,剛開始因為自己家離環保站很近,才會來薰法香。後來聽了 上人的法,知道上人生病時還會堅持要出來說法;行腳後回到靜思精舍,更把握時間準備晨語講經的內容、寫偈文等。她說:「上人生病時還要為我們說法,而我們只是坐著聽都做不到的話,就不配當上人的弟子了。」

雖然港島只有三天的薰法香,但淑玲師姊也會觀看晚上九點的《靜思晨語》,時時用心上人講經的內容來警惕自己,起懺悔心,雖然不是一下子就可以改過來,但只要法入心、法入行,習氣雖難改,也希望能改掉自已的習性。

八十多歲的陳明麗師姊說:「以前境來的時候會立刻生氣,現在會先省思。所以要常常來聽法。」

執行長黃錦秀師姊從2014年薰法香開始即以身作則,逢星期一帶動新界西居住較遠的志工在靜思堂安單,第二天早上一起薰法香。今年〈2017年〉四月開始,增加多一天在星期五晚上安單的時間,方便香港共五區的志工參加。〈攝影:盧志德〉

執行長黃錦秀師姊從2014年薰法香開始即以身作則,逢星期一帶動新界西居住較遠的志工在靜思堂安單,第二天早上一起薰法香。今年〈2017年〉四月開始,增加多一天在星期五晚上安單的時間,方便香港共五區的志工參加。

新界西志工黃春逢師姊也分享天水圍聯絡處薰法香的時間。她說如果選擇在天水圍聯絡處薰法香,一星期三天〈逢二、五、六〉,而星期五晚上可以在天水圍聯絡處安單。

此外,由於新界粉嶺及上水的志工到九龍塘靜思堂或者天水圍聯絡處,交通都不方便,因此居住在上水的謝樹輝師兄想發心提供自己的住家,讓這幾區的志工可以薰法香,期待好因緣成就更多志工可以聞法精進。

新界東這一區則很固定都是由有車的志工們沿途搭載要薰法香的人。林惠鴻師姊分享,那時候大家都是一起做同樣一件事情,所以都起得來。早期她都是透過共乘過來九龍塘薰法香,但後來也停止了。

她認為每個階段、每個因緣不同,希望大家不要有「我可以薰法香,為什麼你不行」的心態去看待無法參加薰法香的法親們,要多關心及帶動。也讓她體會到真的要把握因緣。

透過這次的分享,惠鴻師姊希望現在盡可能前來薰法香,安排在靜思堂安單一天,第二天薰法香後,接著直接去上班,把自己的生活作息調整一下就可以了。

慈誠隊隊長梁榮錦師兄懇切地希望大家發願,排除萬難,聞法精進。他表示,人有時候常會不自覺地陷入事相裡,所以要藉著上人的法來讓自己充電。

翠微師姊最後表示,很高興這次有這樣的因緣與大家分享。期待香港法親透過自身的傳法、說法來帶動、鼓勵及成就他人。

她雖然身處花蓮,但永遠都是香港分會的一份子,也和大家約定日後天天在空中相會,一起晨鐘起,薰法香。

〈文字:徐淑琴 香港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