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繹中思己過 今後不再叛逆

2016年 04月 12日 張惠真

香港分會演繹佛教經典《父母恩重難報經》的音樂手語劇,大澳佛教筏可紀念中學師生三十一位一起參與。〈攝影:譚嘉倩〉

香港分會演繹佛教經典《父母恩重難報經》的音樂手語劇,大澳佛教筏可紀念中學師生三十一位一起參與。年齡十五到十六歲之間的學生,擔當角色遍及整齣戲劇,上台只有短短幾分鐘,青春年少的輕狂,似真似演的肢體,真實感人。

「我們學校這次支持慈濟的《父母恩重難報經》演出,我們希望學生通過這次演出,更加思考到孝順父母的重要性」。一向以培育學生有個健康的心靈,希望學生做個有紀律、有毅力、有自信和自愛的人,為辦學理念的惲福龍校長,歡迎慈濟來到學校,邀請同學一起參加演出,並由學校副校長崔惠儀帶領一群老師,號召同學們報名參加。

惲校長任職的中學,位於偏鄉地區大澳,校長以親力親為的身教感動學生,他尊重文化:「我們學校過去幾年也很重視孝與忠的概念」,在這方面惲校長說學校做了很多,譬如清明及重陽的春秋二祭,全校去拜山,拜筏可大和尚,因為他創辦了筏可學校,校長希望透過這個活動,讓同學們小朋友知道要感恩。

不以升學率掛帥的筏可中學,離最近的市區,單程就要一個多小時的車程,蜿蜒曲折的山路,讓就讀的學生幾乎都是家住附近的孩子,但近幾年,在惲校長的帶領下,學生多次參與音樂與人文關懷活動,大學門外的人生,依然可以散發光彩。

從「心」省思 生命因何而來

2. 志工多次前往筏可中學,每次往返要近四、五個小時。志工等待學生下課時,先和老師們商討演繹細節。〈攝影:徐淑琴〉

「因為我們的學校同學家庭都有不同的背景,有一些可能自己和父母的關係是比較不一樣的,可能有的是一般般啦、有的是不好的啦,也有一些是單親家庭、或是父母都已經離異了」,副校長崔惠慧儀針對學生的家庭狀況做了以上說明。

雖然父母的關係是如此,但老師也有另一種期待:「他們自己本身心裡面都有不同的感受,我們很希望,他們透過這次看到這些歌詞,和參與這次的演出,其實他們自己內心可以重新省思一次,他們和父母的關係,像是為何他們會來到這個世界?以及要如何感恩自己這個生命的出現?」每一個孩子都是父母心中的寶。

志工多次前往筏可中學,攀山越嶺,要換多種交通工具,首先搭地鐵或巴士到東涌集合,又要再換筏可校車順著蜿蜒山路,四十分鐘車程才到學校,每次往返要近四、五個小時;抵達後還要等學生下課,等他們整理書包休息一下再來活動室。因為時間每一分每一秒都很寶貴,團隊抱著一個信念就是使命必達,每個人只有一個目標,就是一定要做好,再辛苦再累,也要把學生教會。

考量學生不同年級課業和學校其他活動,這次開放中三和中四的學生報名參加演出。第一次是與老師和學生介紹佛陀講述此部經典的因緣,接著再向同學一一介紹所要演出的角色,志工親自教授和示範戲劇表演。一開始,學生不是很投入,一次、兩次,被志工認真的態度、加上劇裡面的歌詞所感動,也開始配合排練。

因飾叛逆子 決改過自愆

3. 團隊抱著一個信念就是使命必達,每個人只有一個目標,就是一定要做好,再辛苦再累,也要把學生教會。圖為志工親自教授和示範戲劇表演。〈攝影:徐淑琴〉

在〈子過〉段落,飾演叛逆的小孩,就讀中四的王祖豪無論眼神、肢體動作,極其真實,活脫是他真實的性格。

「我之前喜歡打網上遊戲,父母就覺得會影響我的學業,就阻止我玩,但是我當然是很不聽話,毫不理他們,就算不吃飯也要去打這個遊戲」。

「就是覺得他們很煩,就不想理他們」。直衝的脾氣毫不掩飾的說以前是多麼自以為了不起,所以看不起所有人,甚至看不起爸爸媽媽。

問他,既然所有人都沒放在眼裡,為什麼要花時間來配合排練?在台上狠甩父親的轉身,如果不是曾經如此、哪能演得如此真實?

「我有問過老師,要有甚麼條件才可以來參加?老師就說,、因為這個戲是關於孝順的,他就說要孝順,要真的有心悔改,就是想表達、用身體演繹孝順這個意思給香港的青少年,所以我覺得有意義,然後就參加了」。

「在戲裡面我演的角色,我就是那個被警察抓的孩子,然後成績不好、父母的那種心痛,我就覺得身為這個年紀的我們,就應該多點反省自己,多點想想家人」,慢條斯理的說着自己現在的想法,王祖豪變了。

林祖豪〈右〉在「子過」段落,飾演叛逆的小孩,就讀中四的王祖豪無論眼神、肢體動作,極其真實,活脫是他真實的性格。

「做好自己的本份囉,在學校就做好學生的本份,然後我覺得令家人比較安慰的就是有好的成績,他們就會覺得安慰,所以我就會努力的考好自己的成績。」

自幼失雙親 行孝莫遲疑

另一位在學校看到同學排演的情景,就讀中二的鄧靖怡是主動向老師爭取參加演出。

原來她與其他同學不一樣:「我自己本身小的時候爸爸媽媽就不在了,我覺得為什麼他們有爸爸媽媽的時候,他們不珍惜呢?要不斷的使得爸爸媽媽傷心?」

十二歲的時候,爸爸因病過世,而更早之前的記憶,只知道媽媽在內地鄉下與她失去聯繫。雖然沒了父母在身邊,但從學校教育她明白,每個父母對於子女都是無私的付出,偏偏有些為人子女的卻不曉得感恩回報!所以,她想告訴其他人,父母健在是多麼幸福的事,要珍惜與父母相處的時間。

「如果以後他大了,他自己也有了小朋友,自己的小朋友都這樣對他們的話,他們有什麼感受呢?所以我決定參加這齣劇的演出」。

希望自己透過這個表演,告訴其他人,從小就要懂得孝順,不要長大才來後悔。

筏可中學副校長崔惠儀表示,希望同學透過這次的演出,可以重新省思自己和父母的關係,以及如何感恩自己這個生命的出現。〈攝影:盧志德〉

鄧靖怡覺得孝順其實很簡單:「多點關心爸爸媽媽,可能見到他們辛苦,就幫幫他們,平時慰問一下他們,相信爸爸媽媽都覺得很滿足了」,問她,現在爸媽不在了,要如何做到孝順?她說:「也要孝順照顧我的人,盡到孝道,更要好好做人,安慰父母在天之靈」。

筏可中學崔惠儀副校長分享:「在學校生命教育的課程裡,我們是不是可以花一些些時間,我們多點關心這些學生和他們家裡人,我們製作多點好的因緣,讓他們在自己家裡,能自覺到自己的角色,這些是對我們學校一個很重要的啟發」,透過演繹台上短短幾分鐘的身影,善的效應正要發酵。

近日香港的社會新聞版面,籠罩多起青少年自殺的消息,讓許多父母肝腸寸斷。生命的來源多麼的不易,每一個孩子,是父母勞苦一生,辛勤養育來的。父母的恩德重如山,為人子女既使皮破血流猶難回報於萬一,最起碼應把自己身體照顧好,再用父母給的身體,為人群做些有利益的事情,這才是回報父母恩最好的方法!

〈文字:張惠真 香港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