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不忍中啟發悲心 體悟人生大意義

2016年 02月 01日 張惠真

姚加偉:「聽到豬的慘叫聲,很殘忍,在我耳邊一直回響,從那一刻開始,我就發願要終生素食。」 〈攝影:嚴朝順〉

每年慈濟香港分會的歲末祝福都迎來兩三千位會員大得蒞臨參加,為覓得一處能容納這麼多人的場地,在香港這個地狹人稠的居住環境,九龍灣展貿中心展覽廳是萬中之選。
   
為了莊嚴歲末祝福感恩會的場地,承擔總務與場務的志工在活動前好幾天,統計物資,整理裝箱;準備上台手語演繹的志工已早兩個多月前密集排練;地標組、布置組、接待組、機動組、視聽組、福慧紅包組、人文推廣組、真善美志工;還有許許多多雖然沒有崗位,但為感恩護持慈濟的會員大德,師兄師姊莊嚴已身,以歡欣鼓舞的心情迎接這一年一度的盛會。

每一場活動,幕前幕後的志工身影,全收納在人文真善美的筆下或鏡頭裡。而每次活動的結束,真善美志工最艱辛的工作正要開始;挑選精彩一瞬間感動人心的照片、字句斟酌才下筆的記錄、就說剪輯活動精華的影片,都在夜深人靜中挑燈夜戰,大部分更是連著好幾天的忙碌,只為找出活動中的真、善、美。

姚加偉師兄是真善美團隊的一員,常在假日的活動中,看到姚師兄承擔拍照志工,但是兩年前的他,並非如此。

2013年慈濟香港分會演繹的慈悲三昧水懺,感動許多入經藏菩薩,台上演繹結束,但靈山法會因緣不散,有人引法入心發願終身茹素。這個善效應,姚加偉師兄就是其中的一位。

「我小弟有一次邀請我來參加慈悲三昧水懺,開始認識慈濟」。  

皺著眉頭比劃着雙手:「那天回到家,我整夜都沒辦法睡,看到殺豬的那一幕,那豬的慘叫聲,很殘忍」。帶著對這場音樂會的唯一印象─「佛教的音樂會」,進而了解水懺的意義,那一夜,他:「發願終身素食」。

隔天他告訴太太從此不吃肉了,要吃素!那天晚餐餐桌上,太太照例烹煮他愛吃的海鮮,姚加偉看一眼,到櫥櫃翻出醬瓜來配飯,那一桌的海鮮,他沒沾一口。為了證明自己的決心,他甚至告訴太太,如果沒有蔬菜可吃,就着腐乳他也能配一輩子的飯。

再問他:「那是你以前也沒認識吃素的朋友?」但是他說:「我的媽媽就是吃素啊」。只認為吃素就沒有足夠體力負荷粗重的工作。

而從事的是在地盤的工作,有時,在工地上要定素食飯盒不是那麼的方便!

「在地盤工作要素食比較困難,地盤裡我自己煮素食;香積飯、素食麵」。

老家在內地鄉下,爸爸跟媽媽來香港打拼,當時只有八歲的他跟弟弟陪著奶奶留在鄉下,從小父母不在身邊,姚加偉有著獨立自主的性格,十八歲開始學做生意,也學會抽菸跟喝酒,成年之後來到香港,更玩起賭馬,他認為工作之餘,這是正常的休閒娛樂。

五年前爸爸因肺癌過世,抽菸抽了二十幾年的姚加偉並沒有想到要戒菸,甚至一天會抽掉兩包菸的他,認為每一個人都會走到這一步。卻在發願要終生茹素的那一刻,他也同戒掉二十八年的煙、跟酒。

志工姚加偉除了為活動拍照留記錄之外,也參與探訪關懷街友。〈攝影:林碧珊〉

認識慈濟之後,姚加偉師兄就找機會參加慈濟的活動,平常下班後,他也跟著師兄師姊一起做環保、一起探訪街友、老人院等。

「特別是在冬天,看到街友或是露宿者,但是我們會關心他們、陪伴他們,他們的心裡面會覺得很溫暖,令我更加覺得做人就是要付出」。聽到上人的開示:施比受更有福。他決定做一個手心向下能幫助別人的人。

認為個性很堅強的姚加偉師兄說從小到大,回憶自己唯一一次流淚是在父親過世時,但是加入慈濟之後,常常在上人開示中、或是大愛新聞裡,那天災人禍悲慘的畫面經常讓他不知不覺流下眼淚。

「加入慈濟之後,我想真真正正做一個慈濟人,我想戒除我不好的習氣」。想到以前的自己,生活中只有工作,日子就是這樣過一天是一天,人生沒有甚麼目標。姚加偉師兄懺悔以前抽煙,喝酒,賭博漫無目標的自己,他用上人的法時刻提醒自己,現在很多許久不見的同學、朋友看到他都說:你的相貌跟以前都不一樣了。

那時邀請姚加偉師兄來看水懺音樂會的弟弟,就是已授證慈誠的姚加謙師兄。對於哥哥的改變,他有話要說:

「我哥哥以前發脾氣他不管你是甚麼人,包括像是我的大嫂、或是我的姪子,他都是一開口就是這樣罵罵罵,好像機關槍一樣這樣子掃射。來到慈濟以後,學了上人的法,他真的是慢慢慢慢的改變,然後,他不只是素食,他會推廣,身邊的人他會跟人家講,盡量素食不要殺生」

「希望他能夠更親近上人的法」,最親近的弟弟看到哥哥明顯的改變,也不忘送上一句祝福給哥哥。

未來,姚加偉師兄:「我希望我家師姊和我的小孩都進來慈濟這個大家庭,和我一起行這條菩薩道,這是我最大的願望」。

每一位慈濟志工無論處在甚麼崗位,承擔甚麼活動,上人於晨語開示::上士聞道勤而行之。靜思弟子亦尊師謹記:願做上上士,聞法入心,長慧命。一個心念的改變,善的循環生生不息,是度人也是度己。

〈文字:張惠真 香港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