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寫大漠裏的東方武者

2017年 02月 27日 王俊富

2013年志工在敘利亞、約旦邊境沙漠地區發放,難民有騷動跡象,陳秋華請志工注意安全動線。〈攝影者:蕭耀華〉

跆拳道高手、哈山親王侍衛隊武術教官、
帶領約旦國家隊拿下第一面奧運獎牌,
諸多榮銜,不足以定義這位東方人所及的武道境界;
武道的修煉、靈魂裏的善根、
證嚴上人與宗教的啟發,
造就出中東難民世界裏的傳奇人物陳秋華。

在中東衝突熱點,只要火線裏選邊站、握把槍,殺人似乎是件很容易的事。暴力統治、律法無用。在某些場域裏,救人,反而比殺人更難。電影「鋼鐵英雄」的劇情,也印證著這句話。不過,亂世中,還是有許多無名英雄,奮進不退。

看到約旦慈濟志工陳秋華在慈濟為國際難民舉辦的祈福音樂會(註),代表難民向臺灣民眾下跪頂禮的畫面,突然產生很深的感動,片段回憶湧上心頭。十多年前,我曾經為《慈濟月刊》寫過關於陳秋華與約旦志工在中東大漠扶弱濟貧的報導。想不到,十多年後看到他,身影依舊跟戰火與難民緊緊相繫。

武道最高境界——濟弱扶危

身為哈山親王侍衛長,陳秋華曾帶領約旦跆拳道國家隊在奧運奪下獎牌,亦在皇室邀請下推廣跆拳道。〈攝影者:蕭耀華〉

2003年美伊戰爭,我從中視轉進大愛臺一年,就接到約旦採訪任務。當年的國際新聞熱點是戰火中的約旦情勢、邊境難民營、伊拉克境內被美軍占領的法魯賈與巴格達等地狀況。

約旦鄰國如下:以色列、伊拉克、沙烏地阿拉伯、敘利亞。熟悉中東地緣政治與歷史的人,應該已經理解約旦這個國家的敏感與重要了。它的位置,幾乎可說位於中東火藥庫正中心。

西邊,以巴衝突;東北伊拉克,脫不了美伊戰爭陰影與ISIS的拉鋸;北邊敘利亞,則為這兩年的戰火熱點,原因是內戰,但同樣與ISIS有關;東邊沙烏地阿拉伯,也與中東政治角力有關。於是,各國難民的流動,成為聯合國與約旦政府的壓力與責任。陳秋華代表慈濟基金會這個國際非政府組織,長年援助的大宗,也是難民。

至於陳秋華,是個怎樣的人?

有個場合,與一位擔任臺北大學運動管理系教授的同學聚會。他問我知道陳秋華嗎?這位朋友體育系畢業,練過拳擊格鬥、熱愛武術。從他描述陳秋華在臺灣跆拳界時的恭敬表情,可想見其年輕時的名號與地位的崇高。僑居約旦的慈濟志工與跆拳高段的武者,雙重身分,增添傳奇。

跆拳道九段、哈山親王侍衛隊武術教官、帶領約旦國家隊拿下第一面奧運獎牌,諸多榮銜,不足以定義這位東方人所及的武道境界。拳腳身手的風林火山、或是體育競技的鬥智耐力,這些表象都遠不及武道最高境界——「濟弱扶危」。武道的修煉、靈魂裏的善根、證嚴上人與宗教的啟發,造就出中東難民世界裏的傳奇人物。

陳秋華熱情可親的個性與孩童間沒有界線,在難民營關懷時,每每讓孩子們展露笑顏。〈攝影者:王俊富〉

「餓的時候,我可以吃下一整頭羊。」這是十四年前認識陳秋華時,他對我說過的話。半年後再訪約旦,陳秋華開始茹素,整個人瘦了好大一圈。戒葷,他直說很痛苦,常常餓到雙腳發軟。不過因為對皈依師父與信仰的堅持,陳秋華撐過所謂的撞牆期,直到現在。

陳秋華是個謙卑並蘊含睿智大度的前輩。他到底有多感性?

有次,陳秋華開著自己一千四百西西的小車,擠上五個大漢,一起進入難民營發放。回程途中車子故障,停在一個軍營門口待救。當時除了打電話到兩小時車程外的安曼請求救援,眾人無計可施。

沙漠公路旁,我靜靜旁觀陳秋華。他喃喃自語說:「感謝這部車,它帶著我跑過好多地方啊!」看待萬物有靈、時時充滿感恩,真性流露、毫不矯情。面對公路上偶發的行車挑釁,他也直說沒關係、沒關係,讓他就好。

有個深夜,在一家網咖完成工作日誌與照片的傳送後,搭上計程車返回陳秋華自宅。司機看到我們的臉孔就直問:「Mr. Chen?」原來,陳秋華在約旦的名氣,深入常民的心。

購買發放物資時,聽陳秋華對著其他志工說:「需求量太大了,不管,全部買下來。」難民營裏,看到餓到胃痛暈厥的婦人,他不顧禁忌,第一時間攙扶送醫;小朋友們簇擁到身邊,他笑著把氣球吹大、娛樂孩子。

跟隨哈希米慈善組織(Hashemite Charity Organization)進入伊拉克前,他把存摺、重要證件放在盒子裏,交代給太太保管。戰地砲火不長眼,他怕的是,也有可能回不來。那個年代,雖然不流行ISIS那種恐怖傳播的網路文化,但意外風險,不會比現在低。

代替無盡難民 向大眾請命

在約旦札塔里的敘利亞難民營外散戶帳棚區發放前,陳秋華說明慈濟援助來自全球匯聚的點滴愛心。〈攝影者:黃筱哲〉

採訪團隊來自臺灣,通常一待就是幾星期;空檔時他總會帶大家出去「考察」。對記者來說,觀光並不具吸引力,但文化觀察很重要。所以從阿拉伯咖啡的殘渣算命、甜到發膩的紅茶喝法、握手儀式、伊斯蘭習俗、沙漠中在遊牧民族的帳棚過夜,我們都能得到深刻體驗,對於約旦與阿拉伯世界的理解,自認不會太過膚淺。

為了讓採訪團隊體驗異國風情,他親自示範死海泥敷臉,黑黑的笑臉,顯露出可愛的一面;憑弔耶穌受洗的古教堂遺跡,他能親自講解典故背景;遙望約旦河對岸的以色列,他沈重凝視衝突之地,不發一語。私底下,這位武者是個真誠的人,而他對苦難的感受與使命感,永遠寫在臉龐上。

會不會累?如果這樣一個發願多年的慈濟志工也會興起可否暫緩難民營發放慈善計畫的念頭,我心裏猜的是,其中問題該有多複雜,才會讓這樣堅毅的人,萌生此念?

在「國際大愛 心蓮滿人間」祈福音樂會上,他懺悔這個暫停的念頭、誠心替難民感恩頂禮。易地而處,如果我們是難民,將如何看待這個為自己民族下跪頂禮的外國人?

最近,網路瘋傳一則丹麥電視臺的形象廣告,內容是透過不同人的標籤與分類,探討族群異同的內涵。臺灣,處在意識形態主導與網路攻擊肆虐的環境,不僅論理難,所謂族群、國際局勢、人類未來的議題探討,也不足成為顯學。不過,當時代共業與悲哀無法逆轉,有心人也只能奮力向前。

陳秋華,當然是英雄。不過,我相信他不會歡喜接受這封號與標籤。他夠謙卑,知道自己只是無數慈濟志工的代表。但他的理念實踐,卻是無形義行的具體呈現。驅動他的,是與慈濟的因緣;有機會親眼見證這大漠仁者風範,是我的人間因緣。

短文一篇,希望能給秋華師兄與中東、歐陸、土耳其各國的慈濟志工、以及無數流亡難民最誠摯的加油與祝福。命運如此,能做的只有互助、自助。

套用丹麥電視臺形象廣告的人群分類法,挨餓過的,請站一起;飄浪困頓中,被跳蚤咬過的,請站一起;家破人亡的,請站到一起;失根去國的,請站到一起;不知明天如何書寫的,也請站到一起。

相信閱讀本文的大多數人,都跟難民們站不到一起。但願意奉獻心力幫助敘利亞、支持陳秋華與慈濟志工的人們,其實可以踴躍、熱烈地站到一起!

註:2017年2月12日,三場「國際大愛 心蓮滿人間」祈福音樂會,於臺北國際會議中心舉行,近萬人參與。音樂會由實業家志工籌辦,透過演藝人員歌聲、志工鐘鼓演繹以及大愛臺的難民紀錄片,引領民眾了解國際難民貧病交迫的困境,一同祈求人心淨化,社會祥和,天下無災。

(文:王俊富 本文摘自:《慈濟月刊》605期)


「前腳走,後腳放」意即: 昨天的事就讓它過去,把心神專注於今天該做的事。
When walking, as we step one foot forward, we lift the other foot up. In the same way, we should
let go of yesterday and focus on today.
證嚴法師靜思語
Jing Si Aphoris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