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年毒害 不再飛舞

2015年 12月 29日 沈玉蓮

廖素琴覺得服飾店的塑膠袋也是重點回收之一,取得店家的同意協助收集,然後素琴一星期前往回收一至二次。〈攝影者:余津玫〉

「老闆,我跟您收塑膠袋好不好?」「美女,今天有塑膠袋嗎?」……身穿慈濟環保志工的灰衣、頭載草帽、拖著圓鼓鼓大袋子的身影,每天穿梭在擁齊又吵雜的菜市場。

她的聲音雖常被叫賣聲、討價還價聲所淹沒,但市場的店家老闆,卻總能聽得清楚的請她進去回收,或放下手邊的工作,將大包小包的塑膠袋交給她,這一位就是一心一意不讓有著千 年毒害的塑膠袋被當垃圾丟掉的廖素琴。

「垃圾王」成為回收王

廖素琴雖然生長在不愁吃穿的家庭裡,但從小姊妹就得幫父母做生意,知道賺錢的不容易,養成勤儉的個性。年輕時看到路邊有人拿出不要的東西,她就會想「這明明可以用,為什麼 要丟掉?」就會撿回家鋸一鋸、釘一釘做成小櫃子、錄音帶架。當時常幫她搬東西回家的小姪女就說:「喔!小姑,妳就像垃圾王。」素琴回想笑著說:「其實那個時候,我就在做回 收了。」

因不捨又加上興趣,素琴回收再製造的東西除了自用也送人。但實在太多了,她發現慈濟每個月有設環保點在回收,她希望這些物品能再被利用,就一趟趟的載過去,並參與分類的工 作,素琴說:「我就這樣被接引進入慈濟,從環保做起。」。

2007年,素琴聽到證嚴上人推動塑膠袋回收,做環保多年的她,知道塑膠袋燃燒會造成有毒氣體危害人類的健康,埋在土裡又是千年不化的物品,她說:「『地球生病了』,上人 輕輕的說,我就重重的聽在心裡面,做就對了。」直覺在短時間使用最密集的地方,就是菜市場,附近仁愛市場又是她從小長大的地方。所以,她就從仁愛市場開始收。

縮小自己 知進退

塑膠袋蓬鬆、回收不值錢,沒有人願意做,讓廖素琴(右)覺得很孤單,但她的堅持感動了劉碧珠(左)投入參與回收。〈攝影者:沈玉蓮〉

素琴一直生活在人人稱羡優渥的環境中,在他人眼中是一位千金小姐;剛開始走入市場,面對各行各業的人,塑膠袋在給與不給當中,她常會接收到難堪的聲色。

她說:「以前我的個性是只要別人一句話,或是一個眼神讓我不舒服,我會得理不饒人,據理力爭。但當一想到地球生病了,我是為了減少垃圾呀!」再加上市場一天繞下來,要面對 將數百位老闆,要計較就什麼事都不用做了,當下「縮小自己」是素琴唯一能做的事。

上人的一句靜思語「知進退是人事物圓融最重要的法則」,慢慢的也影響了她,堅持勇敢做下去。

素琴的先生在一旁就說:「素琴能夠吞得下別人的冷嘲熱諷,在市場學會六般羅密中的『忍辱』,是她最大的改變。」素琴也說:「雖然我們在做好事,也要尊重別人的想法。」 感 恩、尊重、愛的行事原則,慢慢的與店家建立了互信與密切的關係,她也一直樂在其中。

大約兩年(2012年)多前,素琴在市場回收塑膠袋,她看到一個手腳不方便、話也說不清楚的婦人身影,每天拖著一個籃子在做回收,回收的東西並不多,素琴一念悲心,心想: 「她怎麼生活?」又思及慈濟人做回收是愛護地球,不是與人爭利益。於是將回收到較有價值的紙板、寶特瓶之類的給這位拾荒婦人。

久而久之,兩人成為朋友,這位彭姓婦人也會幫素琴回收塑膠袋,相輔相成產生了互補作用。素琴也隨時關心她的生活,也會逗逗她,讓這位拾荒朋友也能在工作中找到樂趣。

感恩父親大力護持

為了救地球、為了環境生態,廖素琴絕不讓這千人毒害的塑膠袋再到處飛舞,所以要堅持做下去。〈攝影者:沈玉蓮〉

「我最近又有開發福利中心、服飾店、洗衣店、美廉社,他們的袋子都很乾淨,尤其是洗衣店的袋子,都是PE白,那一段收下來真的是法喜充滿。」素琴穿梭市場回收塑膠袋已經十 五個年頭了,因為塑膠袋蓬鬆、不值錢,沒有人願意做,她覺得很孤單。但是在多年的帶動中,已經有人願意投入,分攤了她的部份工作。

素琴有了多餘的時間,將回收範圍擴大到附近商店,並帶動店家回收的觀念。一家洗衣店的老闆娘說:「素琴師姊不僅回收,也告訴我們環保的理念,以前以為塑膠袋不能回收,都一 包包的往垃圾車丟,沒想到那會造成地球的傷害。」

能夠讓素琴一做就這麼多年,除了不捨地球受毀傷,最大動力也來自於父親的護持。她的父親為了讓她回收的袋子有地方堆放,提供了寸土寸金的一個二樓房子讓她當倉庫,她說: 「十五年了,如果沒有爸爸提供這間倉庫,我沒辦法做到現在。如果要說有功德,我的爸爸是功德無量,否則成千上萬的袋子就入了焚化爐。」

老式的房子沒有電梯,全部要用人力扛上去。素琴回收多年,每天數量又非常多,身體難免跌傷、閃腰或拉傷,大包小包要收到二樓存放,等待環保車來載運,常感到吃力。她說: 「但當這些塑膠袋如果被當垃圾燒掉產生有毒氣體……這點點滴滴湧上心頭時,我的力量就來了。」

素琴回收塑膠袋的經驗,也常是國內外環保志工學習的典範,她說:「最近,大陸、馬來西亞的人來參訪,觀摩怎麼走入市場,與老闆們互動回收塑膠袋,如何打包、收拾……」她希 望這些海外志工能將所學經驗帶回當地,確實回收塑膠袋。

問素琴做了這麼多年,如何保持初發心的熱忱?她說:「只有一個心念─為了救地球、為了生態,絕不讓這千人毒害的塑膠袋再到處飛舞,所以要堅持做下去。」

〈文字:沈玉蓮 新北市報導 日期,2015/12/18〉